4月6日,法甲兰斯队队医伯纳德·冈萨雷斯在家中自杀,他在遗书中暗示了自杀或与新冠肺炎有关。这才让大家开始关注,原来法国的疫情已经如此严重了,甚至还波及了法甲。

  成都人明智就是被疫情波及的法甲工作人员。从蒙彼利埃大学运动科学学院毕业之后,他在法甲的蒙彼利埃俱乐部找到了工作,成为了一名运动表现分析师,专门做技术和视频的分析。法甲暂停之后,他在家里继续工作。为了不出门就能锻炼身体,他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设计了一些运动项目,将3平方米的凉台变成简易健身房。

  3月13日法甲宣布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停赛,但实际上法甲早就危机四伏:2月27日,尤文图斯曾经前往里昂进行了一场欧冠比赛。大批球迷随行前往里昂,那场比赛让明智感到诧异:“为什么欧冠还要继续?”

  此时的意大利,正在疫情暴发的前夜。虽然整个意大利的确诊人数只有528人,但大部分都集中在尤文图斯所处的都灵—米兰—帕多瓦—威尼斯一线;而且还有很多已经有了新冠肺炎的症状,但是未能得到检测。而法国此时虽然只有28例确诊病例,但27日当天增加了20例。

  很快,明智的担心得到了证实:3月11日,尤文官方宣布球员鲁加尼已经确诊新冠。随后,马图伊迪以及迪巴拉也相继确诊。

  “看到尤文接二连三有人确诊,还是觉得糟了。不过幸好我们球队的赛程在这段时间没有碰到欧战任务的球队,所以就还算好。当然球队还是有点担心,专门让队医过来给大家看了看症状。我们队虽然没有核酸检测,但是队医会定时了解队员以及一线工作人员的健康状况。”

  不过,蒙彼利埃算是法甲准备做得较早的球队了,早在疫情开始工作人员就几乎没有跟球员接触:“另外,球队还专门明文规定球员不准握手,不准有肢体接触,不允许外出。这一定程度上还是给了球员们一定的保护。”

  法甲停摆之后,明智的工作就从俱乐部转回了家里:“虽然是居家隔离,我还是要尽量保证正常的工作。尽管不知道后续法甲什么时候会重新开赛,但是我可以在家里继续分析我们还没碰面的对手。”

  在法甲停摆时,蒙彼利埃还剩下10轮联赛要打。由于中途停了这么长时间,此后的赛程将无可避免的加密,明智害怕之后的赛程节奏太快,所以还是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工作:“我们之后还有10个对手要碰,因为我平时分析一个对手差不多要花3天的时间。之后的赛程如果改成一周双赛甚至是一周三赛,可能就有点忙不过来。先提前准备,到时候不至于手忙脚乱。”

  居家隔离之前,明智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后备箱的食物:“我去超市囤货的时候,法国人还没有开始抢购食物和用品,我专门叮嘱了同事们赶快去超市囤点东西。我当时买了一大堆,塞满了汽车的后备箱。除了蔬菜、冻肉、米、面之外,还有新鲜的蔬菜和鸡蛋,不过那些不经放,早就吃完了。”

  虽然食材不缺,但明智还是有一样东西没有买到,那就是口罩:“法国就是想买口罩也买不到,除了我看到有朋友在巴黎能够捡点漏之外,其他地方基本上都没看到过口罩。虽然我呆在家里不出门,但我爸妈还是从国内寄了一些口罩给我。即便是从国内寄也不敢寄太多,害怕海关会查。现在整个法国的情况也比之前好一点了,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多。”

  虽然呆在家里,但明智还不忘运动,在家里也要想办法锻炼身体,因此他就想办法在有限的空间里给自己设计了不同的锻炼项目:“之前有个法国人在自己7平方米的凉台上跑了一个马拉松,不过我的凉台太小了,只有3平方米,跑不到2公里就跑不下去了。不过,我毕竟是运动科学学院毕业的,之前还在羽毛球俱乐部、足球俱乐部都工作过,所以肯定还是能想到一些办法的。”

  明智的办法就是利用3平方米的凉台进行肌肉增强训练。没有运动器材?好办!他把自行车的轮胎卸下来当做健身器材,根据这个轮胎的大小设计了一些锻炼的动作,每天至少锻炼40分钟。另外,他还把鞋子摆成竖排,做频率和敏捷性练习。“反正我平时也在带队比赛和训练,所以在为自己设计锻炼项目的时候也是脑洞大开,尽量利用有限的器材和空间嘛。疫情期间,也只能将就一下。”

  明智说的带队,是他的业余时间的另一份工作——在当地一家低级别球队担任主教练。法国低级别联赛一般都是业余性质,在周日的下午进行比赛。如果当天明智要跟蒙彼利埃去客场,那么就由这支业余球队的助理教练指挥比赛。

  不过,如今这支业余球队的比赛也停摆了,“反正联赛停摆之后,就告诉球员们在家里等通知,看什么时候有比赛。业余球队不可能像职业队一样,还要规定他们每天在家里的训练内容。我估计这个赛季可能他们都打不成比赛了,现在在等足协的通知。英格兰的低级别联赛已经取消了,我们可能也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