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联赛停摆以来,新冠疫情继续在欧洲中西部肆虐。相比财政健康的佼佼者德甲早已将降薪提上日程,法甲的降薪更多依靠国家扶持,联赛可能的继续推后也会成为俱乐部财政状况的X因素。目前上至欧足联、法国足协下至俱乐部都在努力“救市”,这场战斗或许才刚刚打响。

  上周五中午,法国职业俱乐部的投资人召开视频会议,讨论了赛季接下来的种种可能。足协主席勒格拉埃明确表示本赛季不会取消,但他直言:根据当前欧洲疫情形势,要想在欧足联提出的6月30日前结束赛季同样困难重重。各投资人讨论了7月与8月底结束所有比赛的可能。眼下缺少比赛日收入,俱乐部的薪资该怎样调整?

  降薪与停发部分薪水,对许多球队似乎成了非常时期不可避免的生存手段。随着此前里昂、蒙彼利埃等队陆续宣布将球员暂时列为临时失业状态,更多球队加入了这一行列。在法国足球经济学专家迪奥图瓦看来,决策者在推行这一举措前需要重新评估,考虑到与俱乐部的情况是否吻合。

  迪奥图瓦认为,职业俱乐部在降薪时应当考虑到球员处于临时失业状态下的工资比例。例如一家俱乐部每月税前工资为100万欧,那么他们可以在这一特殊时期只向球员发放70万,并让球员领取一部分国家补贴,即法国最低工资标准(SMIC)的4.5倍,约为税前月薪6900欧元。根据法国相关法律,此时隶属于俱乐部雇员的球员可以每月拿到他们净收入的约84%。

  目前而言,降薪对多数球队是可行的,但是否应当首先将降薪的对象对准球员?球员个人的意愿也要成为考虑因素,不是所有人都像哈茨主帅施滕德尔那样甘愿放弃全部薪水,法甲旧将亚历山大·宋便与前枪手队友朱鲁一道,便因拒绝被列为临时失业状态,而遭到瑞超球会锡永解约。

  经济困难的状态下,俱乐部降薪也需要在劳资双方达成共识、且俱乐部尊重业内最低协议工资的基础上进行。舆论的担忧还不止于此:尽管部分球员与教练接受降薪乃至停薪,但他们可能怀有“以退为进”意图,谋求夏天得到加薪续约。根据迪奥图瓦的观点,如果一家球会的全部薪资支出超过了总预算的60%,那么就要谨慎考虑是否以将球员列为临时失业状态的方式降薪。具体的降薪处理办法依然需要各俱乐部结合实际谨慎考量。

  倘若本赛季法甲乃至欧战线月后才结束,部分合同在6月底到期的球员该如何处理?这同样成为疫情之下一个棘手的问题。对于原计划不与俱乐部续约的球员,法国足协给出的建议是努力撮合他们与现东家、未来东家达成君子协定,将原有合同延长一至两个月,保证球员能代表现东家打完赛季所有比赛,这一提议应当不会遇到太大的阻力。

  若球员严格执行现有合同,一个极端例子便可体现其弊端:与马竞传出绯闻已久的卡瓦尼果真确定在与巴黎合同结束后自由身加盟床单军团、而欧冠决赛推迟到7月且两队恰好成为对手,那么极端情况下,为PSG效力了一整个赛季的乌拉圭人将在赛季最后一战反戈一击,于情于理都极为尴尬。为避免这样的情形出现,法国足协将与欧足联、国际足联协商,获得通融的可能性不小。

  在疫情局势扑朔迷离的情况下,法甲联盟还迅速行动采取了另一措施安抚各队军心:提升电视转播收入的分配。得益于电视转播费的提高,接下来4年法甲的单赛季电视转播收入将提升到11.5亿欧元,涨幅达到了60%。法甲联盟迅速组织俱乐部集体投票决定分配方式,最终结果为增加的4亿欧元由20队平分。尽管这笔未来的款项难解近渴,但或多或少能让阴云下的法甲俱乐部稍稍安心。下月初,法甲的两家转播商Canal+与拜因体育就将支付约3亿欧元的电视转播费,这无疑是一个利好。

  一旦本赛季法甲无法顺利结束,直接经济损失就有可能高达5亿欧元。加上法甲为加工型联赛,夏季转会窗口势必同样缩水,两笔账叠加在一起可能会让部分俱乐部濒临破产。日前,2016年收购马赛的美国老板麦考特向俱乐部全体球员与员工发了条短信,他的鼓励不仅适用于本球会雇员,同样适用于疫情下的整个法国足坛,“希望您和家人目前状态良好。目前我们正处在艰难时刻,希望大家团结起来,也相信政府能让这一切有所改观。”